印象中是在民國78年左右,我36歲時,帶著已經將近70歲的爸爸、媽媽,第一次回到父親的湖南老家探親。因為戰爭,我的父母在民國38隨軍隊來台,暫居高雄左營。父親先到,再來遠在老家的媽媽,拖著一對幼小的兒女接著過來…這是那個年代很多人相似的故事,比較幸運的是,我們一家人能在台灣團聚,只是沒想到,那一天離開家鄉,以為只是一下子,沒想到再回去,已經是一輩子之後的事了。

民國76年,兩岸關係出現了曙光,當時的總統蔣經國先生決定開放探親,身為么弟的父親,輾轉得知父母早已逝,手足間也只剩姊姊還健在。雖然已是68歲的高齡,父親思鄉心切、堅持要完成這趟旅行,於是我接下這任務,一個人帶著兩老「回家」。

那時候兩岸還沒直航,回鄉之路是非常周折的。我們由桃園飛到香港,再轉至廣州坐火車,最後預計坐13個小時的火車到湖南衡陽。天色漸晚,車廂昏暗,更不像在台灣坐火車,會有廣播不時報站名、提醒旅客下車,我整晚忐忑不安,怕終點就這麼錯過了…幸好開放初期,中國人民對台胞充滿好奇與禮遇,藉著和列車長話家常下,他允諾到站前必定告知! 凌晨3點,終於抵達湖南衡陽。中國旅行社有車來接,漆黑到伸手不見五指又陌生的地方,只有我一個年輕女性帶著年邁的父母…後來回想才覺得怕!

再經過好一段麵包車顛簸後的路程,到了闊別40年的老家。大我十多歲卻蒼老無比的表哥安置我們住下,稍作休息。在那泥巴地、旁邊還有雞群啄食的,所謂的卧室裡,又是一夜無眠。隔天姑姑趕來相見,姊弟自是相擁而泣,訴不盡的從前!掃墓之外,又留下了一筆錢,叮囑重修祖墳,也算是告慰先人吧!

可能是多年的夢想終於實現、見到了魂縈夢牽的家人,回台後父親病了一場,而半年後也傳來姑姑往生的消息。 我突然覺得,她其實一直在等著,見弟弟最後一面。在這趟永生難忘的返鄉旅行後,爸爸有次對生肖屬馬的我、感嘆地說,我帶著他和母親,終於圓了這個四十年,在夢裡踏上無數次、實際卻需要很大勇氣才能完成的,回家的路,以後他和母親都「唯我馬首是瞻」。完成了父親最後的願望,我也沒有遺憾了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

訂閱我們

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,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。

一起加入其他 6 位訂閱者的行列

訂閱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