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父親家族世代經商、家裡很富裕,我小時候,看到在我家客廳坐著的都是政商名流,民國38年,很多人到台灣是跟著軍隊來,我父母卻是專程坐飛機來,視察家族經營的產業狀況的,誰曉得來了就回不去了。

我初中的時候,父親生意失敗,之後好長一段時間都在「海外進修」,苦了的是我母親,從一只雞蛋也不會煎的千金小姐,到必須得在家裡做些手工賺錢,獨自拉拔著五個孩子長大。全家擠在租來的小房子裡,非常困窘的時候,她把僅剩的首飾也拿去當了,換取生活費。

儘管自己生活都很困苦了,身為上海人,母親血液裡的大方、海派作風,仍舊存在,對有困難前來求助的親友,還是盡力幫忙。一次,一個從未碰過面,只是曾聽聞父親提起過的「陳大哥」打電話來借錢,但母親二話不說,仍是勉強湊出些現金,就看著一個穿著黑底花色旗袍的女人(我母親),在車站傻等著借錢給別人,連張借條都沒留下…她的大方可見一斑。

雖然出生在這樣的商人家庭,看過了大起大落,也度過很長的苦日子,我卻沒有對從商的人感到排斥,甚至,也許是受到家庭影響,反而還覺得(從商)這樣生活起伏大,日子才不平淡,所以最後我像母親一樣,也是嫁給一個商人。

只是,我的老公後來竟也經商失敗,使我連帶也揹上債務,每個月不吃不喝開銷都要十幾萬,在那個年代,這是一筆不小的數字,我連怎麼還這筆債都沒有頭緒,就開始了揹債的人生—我一個人兼三份工,除了正職工作,晚上還兼做電訪員等兩份兼差,這樣的日子我過了超過十年。可能是血液裡那股好面子、不服輸的個性使然,我們那個年代也沒有離婚這回事;為了孩子、為了家庭的完整,我就這麼一路撐過來了。

我曾經篤信「萬般皆由命,半點不由人」這句話,幸好一路上還是有娘家、貴人的伸出援手,而我也始終咬著牙沒有放棄過,到了現在,退休、早已還完天文數字的債務之外,還有固定的收入,子女也已成家立業,我越來越喜歡我的人生。雖然經過了這麼多,如果重新選擇,我想我還是會選擇嫁作商人婦;與其平淡一輩子,有著高低起伏的日子,還是比較適合我。

我現在仍是相信「萬般皆由命,半點不由人」,但現在這句話看起來,比較像是一份祝福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

訂閱我們

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,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。

一起加入其他 6 位訂閱者的行列

訂閱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