畫家林布蘭有一幅叫「浪子回頭」的畫,畫的是一個著名的聖經故事—一位父親為了慶祝小兒子(多年在外飄泊的浪子)回來,把極為珍貴的肥牛犢宰了招待客人;畫裡的父親張開雙手,撫慰浪子內心的狼狽不堪,溫和體諒的神情,就像是無條件包容這個失而復得的兒子…看到這幅畫,就會讓我想起過往和養母之間的一段故事。

我出生四個月就被過繼給別人當童養媳,養父母家沒有女孩,所以對我非常疼愛,後來養父早年去世,我陪著養母一起度過那段失去丈夫、獨自面對生活的生命低潮,彼此的關係就更為緊密,和親生的母女沒有兩樣。

大學快畢業時,我的生母跟我見面,提到養母去找她,講到自己心中的擔憂:她害怕我畢業後會嫁給別人,每次想到這就快發狂,後來還央求生母去廟裡取香灰,因為聽說香灰水喝了可以順從聽話,可以趁我不注意時讓我喝下…。我聽到以後情緒非常複雜,反倒是我的生母勸我,這家人一直對我非常好、要找到這麼疼養女的家人很難…我聽了更生氣,想說你們兩個是把我當貨品在交易嗎?

這件事之後,原先那時總是胃口很好、飯菜都吃很多的我,回養母家時,都不太敢吃東西,或者是疑神疑鬼的,只敢吃看起來乾淨、不太可能摻了香灰的食物吃。有次養母跟我說,叫我乾脆不要找工作了,畢業就回家吧…過去從來不會頂嘴的我,忍不住頂撞了養母,第一次這樣,我們倆都哭了。

這件事讓我心煩意亂,學校的修女知道後,建議我乾脆寫信給當事人、我的哥哥,也是我原本預計要結婚的對象,看看他的想法。哥哥很尊重我,覺得我要是不願意,或者還有其他的人生追求就去吧,有甚麼事他負責!

有天晚上回養母家,我就想,今天無論如何要鼓起最大的勇氣,跟養母講清楚。我問養母:「媽媽,我不在家的時候,你都在想些甚麼?」養母說:「我沒想甚麼?」我又問:「是不是想我跟哥哥快點結婚?」她沉默不語。我接著說:「我想要追隨天主,所以沒有結婚的打算;但如果有天我要結婚,會選擇哥哥的!」

養母說,她覺得我可能看不起哥哥…我則是把香灰的事索性也說開了…那個晚上,我和養母在沒開燈的臥室床上,肩並肩的靠著說話,像是以前一樣,又找回了以前母女相依為命的親密感,也把事情都講開了。那次之後,我和養母都像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,她某種程度也接納了我對人生的選擇。

我很愛我的養母,雖然我是養女,但是我的成長過程中充滿安全感,後來在學校、職場上,和人往來,都能自然的給予別人信任或者被信任,我覺得這真的是因為養母曾經給了我不虞匱乏的愛。雖然我不認同她的想法,卻又怕忤逆她、讓她傷心。我覺得藉由這件事,天主讓我們知道了彼此的限度,更重要的是,彼此坦誠才是健康的心態。

你愛一個人,但是否能真正尊重、放手,讓他做自己想做的事?這才是無條件的愛,也是林布蘭「浪子回頭」給我的啟示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

訂閱我們

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,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。

一起加入其他 6 位訂閱者的行列

訂閱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