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Vista Cheng  圖/envato elements Everton Vila 

記憶被時間綁架,回憶被心軟美化,最終只留下了你的好。

──沈三廢《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》

人們很難離群索居,特別是在這個社群年代裡。

臉書很可愛,有的時候卻也極其兇狠、殘酷──用一篇篇文字、一張張照片和一個又一個的讚,有意無意地把你我套得牢牢地。從此,我們只能在名曰「同溫層」的護城河裡泅泳,卻很難看見外面的真實世界。

某天早上,打開我的MacBook Air筆記型電腦,臉書倏忽跳出一張古早年代的照片,看著稚嫩的臉龐,猜想是當年父親的作品。笑著把它重新分享到塗鴉牆上,忙不迭要朋友們猜猜,那是幾歲時候的自己?

沒過多久,各種誇張、離譜的答案便透過臉書、LINE等社群媒體蜂湧而至,把坐在電腦前的我逗得忍俊不住,哈哈大笑。有人猜是小學,也有人猜是國中,甚至有人以為那是讀幼稚園大班的我?

我明白這是朋友們出自於對老人家的拳拳盛意,也知道自己的容顏可能沒有太大的變化(以前總愛自我調侃,說是喝了太多的SK2),但無論大家猜測的答案是什麼,有件事情我倒是很肯定的──那就是,人生無法重來一回。或許我們可以期待醫學進步,許一個長生不老的渺茫夢想,但你我決計回不到十七歲的那天。

曾幾何時,我們開始追憶過往的美好事物

無論是大學時代的合照、蔡藍欽或張雨生的歌,還有早已化為灰燼的中華商場、臺北市立棒球場,甚至是棒球先生李居明的矯健身影,忽然都漸次地鮮明了起來。往事不但可追憶,更時常在腦海中盤旋、迴轉。

不經意哼著的旋律,每一段都是內心深處的念想。和朋友聊天,談的也都是逝去如斯的歲月,或者是某次刻骨銘心的暗戀,抑或是來不及實現的夢想。彷彿執行了一段寫壞的程式,不斷不斷地陷在回憶的迴圈中;我不禁狐疑,這一樁樁令人魂牽夢縈的陳年往事,為何近日再度翻騰?

嗯,莫非真是初老的癥狀嗎?

有人說「年輕人幻想未來,因為來日方長;老年人回憶過往,因為閱歷豐富」,這種說法聽起來有點浪漫,卻也不夠真切。醫生說長者之所以時常回憶過往,其實是在老化過程中的一種自我對話。

無意間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文章,上頭提到柯瓦克(Christine R. Kovach)把懷舊治療分成兩大型態,也就是正向和負向的回憶。確認懷舊(Validating reminiscence)的用意是確認自己的過往經歷是豐富的,而痛惜懷舊(Lamenting reminiscence)則是對自己過去的遭遇表達婉惜及哀傷。

回憶過往既是每個人必經之路,擁抱或割捨或許沒有那麼絕對,適當的回顧也許反而有意義

如果說回憶過往是我們在適應老化過程中必經之路,那麼對於擁抱或割捨回憶這件事,或許就不必如此執著或多疑了。誠然,我們沒有必要過於耽溺、糾結在陳年的回憶中;但是,適當的回顧與檢視,何嘗不是一種有意義的事呢?

蘇格拉底說:「未經反思自省的人生沒有意義。 」是呀,換個角度思考,回憶其實是上蒼給我們的人生禮物,而不是負累或枷鎖。

Memories are the key not to the past, but to the future.
By Corrie Ten Boom

作者

Comments are closed.

訂閱我們

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,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。

訂閱 5 其他用戶

訂閱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