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出生在騰衝,這個雲南極西的邊陲城市,它是古代南方絲綢之路通向緬甸、印度和南亞其他國家的一個重要,也是最後一個驛站。可能和騰衝的地理位置有關,這裡的人不知從哪一個朝代開始,就有一個發財夢,實現這個夢的唯一方法就是「走夷方」—往西走,到印度、緬甸去。不論是做生意或是到緬甸「置洞子」(開採翡翠礦石),都有發財的機會。

1954年,當初曾在家鄉加入地下情報工作,後來為了躲避日軍追捕,不得不離開家鄉、走夷方去了的父親,托人從緬甸捎口信來,叫母親帶我們兩兄弟到緬甸去。一路上歷經千辛萬苦,最後終於見到父親,我們一家也在帕桿(Hpakan,俗稱玉石場)團聚並安頓下來。也許是上天的安排,我們這一去,竟也避開了中國往後二十年的革命浩劫。

帕桿是世界上唯一出產具有商業價值、寶石級翡翠的地方,整個範圍不到二千平方公里,幾百年來,吸引著人們來這裡追求他們的發財夢。翡翠行業本身就是一個大賭局,不僅置洞子如此,買賣翡翠更是孤注一擲。翡翠出土後必須徹底洗刷乾淨,此時表皮就會呈現隱隱約約的綠色紋路走向,買賣雙方憑著自己的經驗、功力,開價、還價然後成交。

買賣翡翠有一個非常重要規矩,就是不管秘密或公開交易,都不能用口和紙、筆。買賣雙方互相握住對方的右手掌,上面蓋上一條手巾,用手指和指節來議價,每個手指和指節代表不同的數字,有時很快就成交,有時會握來握去久久也無法成交。不論成交與否別人都不知道他們的出價與成交價。我們小孩子不懂這些,只是看他們在手巾下握手,拿下手巾之後,有時滿臉得意,有時又若有所失的樣子,我們覺得非常神秘。

至於明玉的買賣是將翡翠剖開(切割成一半或數片),如此可以斷定90%的成色,再來決定價錢,這也是決定一塊翡翠最終命運的方式。外商(香港商人)喜歡用這種方式交易,每年在仰光舉行的展售會上大多採用這種方式。其實不論買賣原礦或是剖開來的明玉,都一樣是賭,因為經驗再豐富的買家,也只能推測裡面的成色…一夜之間就變成大富翁或者窮光蛋的戲碼,在這裡幾乎每天上演。

半年過去,我們已經完全適應在帕桿的生活,母親還滿有興致的養了一條小花狗,臉上也時常掛著笑容,這是我在騰衝時從來沒有看到過的幸福表情。有天,父親告訴我們,他們結拜十兄弟合伙置的洞子出石頭了(意思是挖到翡翠了),成色非常的好,已有買家出價一百八十萬緬幣,當時一緬幣兌換一美金,這真是一個天文數字。他們算了一算,每人可分到十萬左右,我們真的發財了!正當大家沉浸在這個發財美夢中的時候,父親的結拜六弟來我們家,說大哥已經把石頭偷偷賣了,而且捲款潛逃,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,這個震驚的消息使父親頓時呆住了!

這件事情徹底改變了父親對人生的看法,他不再相信別人,也不想再在這個罪惡的城市待下去。父親從小受儒家禮教規範,遵守忠孝節義,錢財丟了不是最大的打擊,人性的醜惡才是他最不能忍受的事情。父親決定搬離帕桿,他告訴母親,走夷方這麼多年,賺的錢大部分都投資在置洞子上,卻一直沒有什麼好成果,這次終於挖到了好石頭,卻被自已的結拜大哥捲走了,可見他這一生沒有發財的命。與其在此作發財夢不如搬到別的城市,用手邊剩餘的積蓄,開個雜貨舖,腳踏實地的過日子。只要一家人在一起,他就有衝刺的力量。

—故事節選自李自川先生自傳《長河悠悠》

 

 

Comments are closed.

訂閱我們

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,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。

一起加入其他 6 位訂閱者的行列

訂閱我們